【調查採訪1】媒體亂象 豈能視若無睹?

黃識軒/調查採訪

媒體是每一個人獲取資訊的管道、媒介,資訊正確的重要性,以及資訊內容上的精準性等各方面都極為重要,影響所及是每一位透過廣播、電視、報紙、雜誌與千禧年後興起的網路和行動數位網路等,各種不同媒介接收向大眾傳播的視聽內容。

記者於2016年6月,接獲中央單位公職人員的爆料投訴後,去年中算告一段落;曾先試著聯繫執政相關單位討論後續,無奈每一扇門都一個個的關起來,似能避就避,深怕碰觸這不知為何對某些人來說,算極為敏感的「禁地」。

其實,媒體人與各行各業人員沒有什麼大不同。

▲台灣《壹週刊》在2018年4月初停止出版雜誌的發行業務,社長邱銘輝曾對外聲稱未來將轉型數位網路發展;但其公司登記仍屬雜誌出版業,明顯名實不符,捨不棄原有品牌。據查,該單位諸多同仁陋習難改、安於現狀;政府相關單位協處媒體的同仁,視若無睹不正常的媒體仍維持營運。該媒體去年5突鬧鼠患,至8月統計出老鼠有27隻,如此無視勞工環境衛生長達4個月;後來還明著進行「假承攬、真僱傭」的徵才行為,卻因北市勞工局查察未果落幕。總統蔡英文選前還曾與該媒體負責政治路線記者及其他平面記者們餐敘,實難理解中央與地方單位對該媒體為何能如此寬待,尤其是名實不符的公司還能營運,媒體單位無法做好自主管理如何為民監督政府施政?真是不可思議。(黃識軒/翻攝自網路)

只是處於某一類、單一種或已任職兩、三年了的媒體人,容易產生一種像是自以為是、什麼都懂卻僅看不清自己不過就是憑藉單位的「媒體」招牌罷了;因此,隨著離職、換工作,人際關係和人脈資源也跟著變,能否隨之適應新環境亦成新考驗。

看清這一切真相,搞懂媒體並學習到正規的新聞編採處理作業是在《中國時報》,對《中時》主管們的關照與教導,總盼望能汰劣留良的讓後進媒體人可以越來越優秀。但,媒體亂象當前,媒體竟然沒有主管機關!文化部?NCC即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兩者皆非。這幾乎可謂全民詬病的問題,為何積存多年?在不影響媒體自主與新聞自由的兩大基本原則下,仍有辦法建立規範與合理合宜的管理媒體;好歹要有方針領導媒體單位正向發展吧?放任隨意搞,記者專業盡失,那何不廢了大專院校相關科系。

▲台灣《壹週刊》宣布營運至今年2月底,員工遭資遣或轉調至其所屬的壹傳媒集團《蘋果日報》任職,但臉書粉絲專頁仍舊持續有新貼文發布,甚至還改了粉專帳號名為「壹週刊寶庫」,如此對遭資遣的同仁適切嗎?(黃識軒/翻攝自網路)

新聞局改文化部後,媒體就沒有了主管機關,記者更成了毫無需專業且不需具備基本道德水準的工作;媒體與文化部無關,NCC只能算是有監管到廣播與電視的部分內容。這樣對嗎?對廣播與電視媒體也不甚公平,綜觀有何影響或實例,擇日再敘明。

畢竟獨自對抗體制亂象,繁雜事多難以想像,實在很忙碌;僅憑藉著一個信念,就是善盡記者天職,「我不做,沒人會做了」。

▲台灣《壹週刊》今(15日)傍晚寄出電郵廣宣,行銷訂閱其屬同集團之媒體內容閱覽服務。(黃識軒/翻攝自網路)

此外,也因政府關起門,上有本屆總統參選人韓國瑜、蔡英文,下至立法院負責媒體相關事務之教育文化委員會的國、民兩黨知名立委們,甚至是台北市市長柯文哲。

故後來又重新調整《派特》方向與定位,願景是希望能留給台灣一個真正屬於全民的好媒體,正常的媒體;符合時代與科技進步後,傳播媒介工具上的演變,真正新媒體應有基本樣貌。

● 點我觀看瞭解《派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