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影評] 王志成《佛洛伊德》│ 心理分析神探化 宗師變福爾摩斯

  • by

[撰文:資深影評人 王志成]

如果不是有心理分析加入,既往的兇殺案都顯得太單調,60年代希區考克開始在《驚魂記》、《迷魂記》等一系列兇案作品裡,加入對於兇手犯罪心理的分析時,粗淺而直接的說法常讓現代觀眾笑出來,一直要到《沈默的羔羊》系列,才算達到心理分析的巔峰,那種辦案者跟犯罪者同理交融、達成推理分析效果的過程,引人入勝卻又令人毛骨悚然。


2018年的影集《沈默的天使》(Netflix),以出色的藝術指導、逆光攝影,拍出電視影集罕見的時代劇質感,劇中主角就是19世紀末的心理學家,追蹤分析連續殺人案,把社會壓抑跟變態心理的腐敗氛圍,拍得比絕大部分電影都出眾,得了很多獎。


2019年BBC二台發行了只有三集的《維也納血案》,每集90分鐘,主角是醫學院學生,一開場就在上佛洛伊德的課,他也用心理分析、對兇手進行人物側寫,破了三宗懸案。在維也納拍攝的這套戲,精緻緊湊,但是論規模,當然比不上剛面世的《佛洛伊德》,直接把心理分析宗師寫成福爾摩斯辦案,怪力亂神、萬本歸宗,讓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8集《佛洛伊德》以一系列神秘難解的兇案為主軸,刻畫在當時醫學界還篤信生理治療、對心理分析一無所知的環境下,佛洛伊德卡在神秘學跟僵固的生理醫學之間,亟欲一腳跨進心理領域,卻遭受來自雙方的抵制和嘲弄,只好一隻半解靠分析命案線索,試著對命案裡人性曲折心理的分析,開拓自己心理學的知識,逐漸建立起診療方法和自信。

pmn
這個劇本最好的部分在開場,佛洛伊德在家跟女管家排練他也不熟的催眠技術,準備在醫學會上首度發表。此階段的佛洛伊德,跟變魔術的江湖術士沒有兩樣,都想靠排練跟表演,來證明一套理論、奠定自己的名聲和權威,但是他的催眠技術看在專業人士眼中,就像幼稚園生般可笑。那些奇情的兇殺、背後操縱的技術、和曲折的動機,佛洛伊德的醫學知識,連邊也沾不上,這是《佛洛伊德》一劇,最大的敗筆。本劇不但沒有把佛洛伊德塑造成聰慧的神探,還讓巫術之類的神秘學,強姦了他的科學知識。


催眠本是心理分析的捷徑,直接進入患者的潛意識、夢境、和記憶,藉以探究構成行為的真正動機,但是在本劇裡,心理分析新手佛洛伊德,沒有分析到殺人者的心理,只有被非科學類的「催眠」耍得團團轉,自己還被催眠到差點自殺,這種刻畫難道比較寫實?然後最後讓主角在潛意識裡直接經歷弒父、戀母等佛洛伊德最具代表性學說的幾個階段,這是最讓我看傻眼的地方:於是他就蛻變成了一代宗師?


鋪了太多線,例如喪子懷咎的警探,跟皇家軍隊的恩怨,卻沒有交織的很好,讓整部片節奏很慢,《佛洛伊德》沒能把心理分析大師拍成另一個福爾摩斯,而走上《英國恐怖故事Penny Dreadful》路線,主角改叫隨便什麼人,都不至於枉費了如雷貫耳的這個大名。(責編:辜辰嵐、葉畀威、LA-Johnny 編審:蕭文龍、壞編、歐葛 圖片:片商提供、取材自網路 後製:歐葛、美編視覺設計組、洛杉磯編輯中心暨雲端庶務組、影音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