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採訪】同名之亂!「陳玉珊」開文創公司賣咖啡曝衛生消防漏洞 中央認疏失北市府卻堅稱:現場未見人員製作餐飲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黃識軒、宋志民、連偵伯/台北報導

國片《我的少女時代》2015年在台灣斬獲4億票房,導演陳玉珊造勢成功,跟男女主角王大陸、宋芸樺一起聲名大噪;不料,片夯人紅竟惹是非找上門!

記者接獲爆料,一名葉姓男子指控陳玉珊「積欠多名員工數月薪資,每月都有在薪資裡扣除員工的勞保自付額,最後員工發現勞、健保都沒有保」、「在員工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員工登記成公司的監察人,害員工被老闆的債務人誤會成是股東被其追債」…等。

但,求證導演陳玉珊,她所屬的「京騰娛樂」總經理指該 「陳玉珊」並非《我》片導演 ,也表示:「這件事很困擾我們,我們還接過什麼開咖啡廳沒付錢的要錢電話。 」

▲王大陸憑《我的少女時代》飾演「徐太宇」一角走紅並打響知名度,右為女主角宋芸樺。

對記者求證爆料,「京騰娛樂」總經理再三強調,大家不要認錯人,若有任何對「陳玉珊」疑慮,可洽導演陳玉珊的京騰娛樂求證比較好,「就不是我們啊!這位『陳玉珊』到底是誰,我們也不認識」。世界就是這麼巧?台灣演藝圈有兩個「陳玉珊」,還都在搞電影?

據悉,導演陳玉珊早不堪其擾,在臉書發文澄清,希望外界別光憑「陳玉珊」名號,就卸下平時對陌生人、 事的警戒心;在不確定任何真相或事實之前,仍應謹慎防備有心人士,避免遭不當利用、受害而影響自身權益或利益。

這「受害者」、44歲的導演陳玉珊1974年出生,世新五專廣播電視科畢業,29歲當上電視台戲劇總監;製作過20多部影視戲劇節目,代表作有《命中注定我愛你》、《王子變青蛙》等,捧紅陳喬恩、明道,曾被稱為繼柴智屏後的新一代「台灣偶像劇教母」。 其實成就非常高。


▲陳玉珊(左二)執導筒的本土夯片《我的少女時代》從亞洲到歐、美、澳洲的各主要城市上映皆大賣,並有全球知名巨星劉德華(左一)客串演出。

記者獲悉,的確曾有人找導演陳玉珊追討90萬元的欠款債務,讓她無故成欠錢不還的名人,困擾已久。

進一步調查發現,原來台灣電影圈還有另一個陳玉珊,她原名陳禹如,在2011年成立一家「華娛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拍過《目擊者》、《美人魚》等電影,真正有債務糾紛的是她。2015年,《我的少女時代》大賣後,導演陳玉珊紅透半邊,隔年,陳禹如突然也改名叫陳玉珊。

日前,一名葉姓男子向記者投訴,爆料自己遭參與國片《目擊者》、周星馳電影《美人魚》製作的「陳玉珊」積欠不少酬勞,最後竟然還被她告,非常氣憤。

▲除葉男向記者投訴,另有其他求職者也上網發表相似經驗。

葉男告知記者他是過網路人力銀行「104」應徵廚師的工作,面試完開始任職後,葉男稱,沒錢租房,聽從陳玉珊建議,住進咖啡廳地下室。

自認重視朋友之情、頗感念陳玉珊相助的葉男說,後來他在該咖啡廳上班便覺得自己也有責任幫店的忙;像曾有送食材的廠商來收費,沒找到她,他便主動掏腰包花了約1萬8千元。沒想到,之後有如熱臉貼冷屁股般的互動,也讓葉男漸看清真相。

葉男自稱月薪約2萬1千元左右,原名陳禹如的陳玉珊不僅積欠他酬勞,幫她花錢了事的費用也沒下文。搞清楚自己陷進騙局、好心沒好報的他,開始蒐證、申訴討公道,還有人主動找上他稱也是遭她滿口謊言下的受害者,氣得他在兩人LINE的對話框中直嗆她「請別再瞎扯」。

為此,記者連日調查採訪相關人士,確認葉男指控的陳玉珊,根本和電影圏中「導演陳玉珊」不是同一人,而是原名陳禹如的另一家電影公司「監製陳玉珊」。

後來,又透過司法資料發現,華娛電影公司監製陳禹如,在本土夯片《我的少女時代》於2015年爆紅後,把自己也改名陳玉珊。怎麼會這麼巧?目的是什麼?

▲電影《我的少女時代》上映時所發行的海報。

實在令人好奇,改名原因是否與該片有關? 記者致電求證她,她卻上演「找不到人」的戲碼;隨後,又有自稱是工作夥伴的人回電,表示她要「閉關寫作」,因此無法聯繫上,截稿前,也未取得爆料相關回應。

不過,記者持續進行相關調查,並從警方、北市府及中央相關主管機關等官方的文件資料瞭解,又發現除了葉男投訴陳玉珊(原名陳禹如),還有影視、文創、餐飲外,更多爭議。

記者調查過程中得知,她原以本名陳禹如,於2010年起為「沃克文化(股)」有限公司的核心成員,後改名陳玉珊並於2016年9月變更為負責人,現在「華娛國際(股)」、「奧茲文創」等有限公司的負責人都是她 。

但,值得注意的是,「沃克」於2年前已解散並停業,而「沃克」、「奧茲文創」則各有6宗上法院裁判的案件。

據各方說法,原名陳禹如的陳玉珊,對外稱是「品牌與設計總監」,還經營樂貓創意公司,能協助新創事業外,她更藉 文創公司之名, 跨足餐飲業在台北東區精華地段開設了一間夢遊咖啡館,「好房網」曾撰文報導稱她營造出「會呼吸的電影夢工廠」。

▲司法院官網可查詢公開的裁判書資訊,其中「105年度司促字第7259號」(上圖左)、「105年度北簡字第9570號」(上圖右)兩裁判字號之內容,間接成華娛電影監製陳玉珊於《我》片爆紅後,於隔年才更名的關鍵佐證文件。

但這位看似「好棒棒」的監製陳玉珊,現也恐因這咖啡廳,傳出涉違反食品衛生、消防安全、建管、都發等相關法令及規範 。

且她開始進行餐飲業相關經營行為前.未主動如實向相關承辦單位說明,將面臨地方政府各局處、中央權責主管機關等官方單位立案對她開罰,罰緩可達約300萬元或更多。

電影圈已不少人憂心,這位官司不少的陳玉珊,將繼續影響著「導演陳玉珊」的名譽,或影響其他以為她是「導演陳玉珊」的投資者。

此外.4年前,國片《我的少女時代》以成本8500萬在全球夯賣、總票房達新台幣25億元,是導演陳玉珊所執導的電影處女作,片夯人也紅了;去年,她卻因傳出將為該片拍攝續集的消息,挨告了!

▲益都有限公司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請求排除與防止陳玉珊侵害《我的少女時代》電影及劇本之著作權。

據悉,該片著作權被授權人,是片商華聯的控股公司「益都有限公司」;該公司在2018年5月4日於台北地院提起民事訴訟,請求排除和防止陳玉珊和她所屬的京騰娛樂,對《我的少女時代》電影及著作權的侵害。

根據記者調查,當時益都公司強調:「陳玉珊女士及京騰公司並無任何得以拍攝《我的少女時代》電影續集或類似其續集之權利。」後來,陳玉珊為此始終感到困惑,並有媒體報導指她說:「我本來就沒有要拍啊,我不會拍。」

陳玉珊所屬京騰娛樂表示《我的少女時代》是陳玉珊個人創作的半自傳體故事,「就算陳導演日後希望再次改編其個人生命經歷,化為創作能量,那也當然屬於創作自由之範疇,不容第三者任意壟斷或壓制」。

「依據益都新聞稿內容,顯然他們認為:透過浮濫訴訟可以任意將他人的人生經驗物化為公司私有財產予加以獨佔,更可以用不實訴訟來壓制藝術創作者的創作自由。本公司不以為然。」 京騰娛樂 做出回應反駁 。

京騰娛樂更質疑《我的少女時代》故事目前的著作權歸屬,自認仍有權依法主張陳玉珊和京騰的權益;後來,王大陸也公開否認,稱是原班人馬、全新的組合要合作全新的故事《惡作劇之吻》。

▲郭書瑤(左起)2016年加入導演陳玉珊的「京騰娛樂」,與王大陸成同公司藝人,3人也建立好交情。

因《少女2》惹出爭議的陳玉珊, 從唸世新廣電,然後入行當助理,再從「金牌製作人」、「偶像劇教母」搖身一變成獲金馬獎提名的新導演;對自己事業上的成功,她認為:「能夠做好事情的人,在各行各業都能有一片天,重點是你有多喜歡這件事情,你有多投入?」

記者調查,這名原名為陳禹如的女子,憑藉在2011年成立的華娛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以華娛電影公司的監製名義,也在電影圈打拚事業版圖。

據悉,陳禹如的官司不少,網搜即可查出各大銀行都有對她的支付命令、給付報酬等由法院裁判之判決書;也因與中影公司的債務官司,曝光她在2016年9月改名為陳玉珊的事實。

▲位於北市安和路一段的夢遊咖啡館,涉違反食安法,也有消防衛生安全上的隱憂存在。

葉男爆料原名陳禹如的陳玉珊:「積欠多名員工數月薪資,每月都有在薪資裡扣除員工的勞保自付額,最後員工發現勞健保都沒有保」、 「盜刷員工信用卡付公司的電話費」、 「在員工不知情的情況下將員工登記成公司的監察人,害員工被老闆的債務人誤會成是股東被其追債」。

「數年前已有一批員工被欠薪,那批員工當時都有告上法院並有強制執行書也都因老闆的公司是人頭公司並早已脫產,所以至今2年多也都求償無門拿不到薪水」、 「在外聲稱有與知名特效化妝人士配合開立電影特效化妝課程,後來向數名學員收費數十萬之後,假借化妝老師在大陸拍影之原因,不開課給學員,至今也不退款給報名學員」。

「聲稱台灣知名演員王月與大陸香港知名演員連凱是公司股東,要被積欠薪資的員工不必擔心,結果員工查證後才得知都是騙局」、「騙員工資金週轉突然有困難然後,要員工擔任她公司的擔保人向銀行貸款,最後她貸款沒繳還蓄意脫產,導致幫忙她的員工被銀行凍結帳戶,無奈之下只好替她將銀行貸款還清,事情發生已兩年多,至今也無法拿回」。

對葉男投訴內容,記者於取得改名後的陳玉珊在電子郵件中簽名檔所留有的聯絡資訊,包含英文名 Dorothy Chen及 公司電話、手機、E-mail、大陸手機號碼等,隨即致電她手機,電話響了兩聲她便接聽,經告知並表明為記者後,她直接說:「你等一下喔,我幫你轉接。」

聆聽電話另一端的現場環境聲音約48秒後,另一女子再度接聽電話並稱「我不是陳小姐」、「你打公司電話對不對」、「公司手機沒人接就會轉接」、「總之陳小姐現在不在」、「她可能無法接受你採訪」 。

記者請教該女子:「她剛接電話,為何不回答」?對方說:「她也沒有不回答,就轉接給我啊,而且剛剛那個不是陳小姐,是我同事。」

詭異的是,明明是陳玉珊的手機門號,且最初接聽電話的女子聲音激似日前上演「找不到人」戲碼的女子聲音;對記者致電聯絡所遇到的不合理狀況,後來接了她手機的女子回說:「那其實很明顯就是她沒有要接受你的採訪啊!」更讓人不解,她何故要如此應對媒體採訪。

導演陳玉珊在2015年憑處女作《我的少女時代》大紅成名,原名陳禹如的電影圈女子在2016年9月改名為陳玉珊,並於台北市安和路一段,經營一間名為「夢遊咖啡館」的咖啡廳;曾於該店任職廚師的葉男,看不慣她為人處事不老實,投訴記者揭真相,也避免再有他人受害。

記者調查,該咖啡廳並未向北市商業處表明實際經營咖啡館的真相,以「奧茲文創有限公司」為該址的正確名稱;日前勞動部勞工局派員赴該址訪查,確認葉男申訴該店未申報勞保加保乙事屬實,已依規定核處該公司罰緩。

孰料,該公司不服,起訴願稱葉男非員工,而是與該公司同址的另一間名為「樂貓創意有限公司」的承攬人員,勞動部勞工局便撤銷 「奧茲」的罰緩處分;勞工局建議葉男循司法途徑解決,也將再依判決書決定查處。


▲北市府回應內容明顯敷衍了事,也不清楚記者是好意告知北市府相關局處在第一線過於制式化作業、缺乏完善溝通,才使問題無法妥處令有心人士藉機「鑽漏洞」。

記者今年初致電台北市民當家熱線1999,反映:「 2010年陳禹如開立沃克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但在2016年9月變更名字改叫陳玉珊並開立華娛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後續又創立奧茲文創,當初該公司於商業處登記時營業類別有加入咖啡廳(奧茲),但商業處應該要知道為什麼要停業。」

「且辦理另一家公司同時還更改營業類別(沃克-華娛),後續創立奧茲文創,公司設址所在還有招牌,很明顯就是有設立咖啡廳並擺明刻意規避食品衛生安全法,及消防安全法、建管、都發,當初商業處在做此公司的業務時也都知悉此事,卻沒有通報上級主管機關。」

2020年3月6日卻僅獲衛生局回覆:「本局前於107年8月8日、108年5月22日及108年5月23日派員前往稽查,現場未見人員製作餐飲,店內亦無客人,業者表示該址為辦公室使用。全案已移請本市商業處派員查察其營業樣態,俾利本局後續稽查。」

不過,北市府商業處科長范國敦受訪時,則告知記者因公司法於民國91年左右修法,放寬規定、鼓勵公司多角化經營。有關葉男投訴案例,在現行法規上,確實不論是「樂貓創意」、「奧茲文創」公司都能經營咖啡廳,只要設立營業項目時有相關的行業別紀載即可。

但范國敦也坦言,咖啡廳屬餐飲業,近年食安問題令民眾十分在意,文創公司經營餐飲業,若沒有民眾檢舉,相關的建管、都發、衛生、消 防局處單位也難進行稽查等例行公事。對此,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表示很意外,有經營咖啡廳的業者竟未依規定辦理登錄等報備事宜!

▲位於北市安和路一段的夢遊咖啡館內部環境設計頗具文創風格。

食藥署食品組簡任技正林旭陽指出,依據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8條第3及4項規定,衛生福利部已公告「應申請登錄始得營業之食品業者類別、規模及實施日期」,自103年12月31日起均應依規定辦理後,始得營業 。

可見中央施政決策,地方的北市府不當一回事,任由陳禹如鑽漏洞,為設立的文創公司新增咖啡廳等營業項目,卻還不通報,導致民眾權益受損,應由國家賠償才合理。

經確認「夢遊咖啡館」以文創名義,行賣咖啡之實,將派員赴該店瞭解,並依食品法處罰緩,最多可達300萬元,若情節重大則命其歇業、停業,甚至廢止其公司等全部或部分登記事項。

此外,衛福部更硬起來,表示要捍衛國人飲食上的消費安全無虞,對公司法現行之漏洞,食藥署聲稱已發函行政命令至全台各縣市政府相關單位,要求並規定公司設立之營樣項目,不得再恣意選填有關餐飲業之任何類別,避免再有文創公司經營餐飲業的情況發生,保障國人相關權益不受影響。(圖片:《派特》資料室、網路、爆料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