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揪看→影評】半瓶醋《星際爭霸戰:畢凱》#2/2│體驗24世紀社會民風 植入記憶掀人權議題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星際爭霸戰:畢凱》的序幕,是在艾文柏林的《Blue Skies》歌聲當中,在NCC-1701-D企業號的交誼廳中,畢凱與百科在打牌中所展現的。
點我觀看Irving Berlin 《Blue Skies》MV

這段畫面似乎是個歷史畫面,但是老觀眾們應該就看得出些蹊蹺了。

因為兩人的制服形式不應出現在銀河級的1701-D企業號上,而《Blue Skies》一曲正是百科在《星戰啟示錄》中所唱的歌曲,也是為《星戰啟示錄》作曲的已故配樂家傑瑞高史密斯在片尾改編置入的主題音樂。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打牌的畫面是《銀河飛龍》最後一集片尾的記憶反饋,畢凱在當時才第一次加入艦員們日常的牌局中。

因此這場畫面只是個夢境,而畢凱則對百科說:「我不希望這場牌局結束。」接下來,畢凱在空曠昏暗的臥室中醒過來,他沒有企業號、身旁沒有百科,只有一隻狗陪在身旁。

雖然是多年之後畢凱退休後所發生的故事,但是第一集所述說的種種,卻都緊緊的綁住《銀河飛龍》與《星戰啟示錄》,甚至是《星際爭霸戰》。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退休後的畢凱有一隻叫做「一號」的狗,瑞克副艦長知道了不知會做何感想?

住在法蘭西的畢凱酒莊,有兩位羅姆蘭家人,看似過著寧靜的退休生活,卻夜夜都夢到早已不在的生化人好友百科,而他所處的時代也並不安寧,過去的事件導致了族群歧視、新登場的角色卻承接了過往的回憶。

1701-D上的「畢凱艦長日」布條、百科曾有過的畫作,與他曾經提出對於人類為何要傳承後代的疑問之解答。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星際爭霸戰:畢凱》的劇情進展很慢,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回應戲迷的情懷,在他造訪羅姆蘭難民營的第四集「完全坦率法則」,對整部劇的進展起的最大作用,應該只有揭露了劇中星際聯邦烏托邦外表底下的現實。

之後其他的幾集也都是在反應「華麗外表下的醜惡現狀」,像是博格難民、黑市的三不管地帶等等,在這些黑暗的現狀底下,一味大聲疾呼理想發言的老人畢凱,越發顯得顢頇與迂腐。

有弱點的角色,才有辦法演繹出衝突與戲劇,而《銀河飛龍》中大部份時候的畢凱卻太過美好,只有幾部派屈克史都華插手的故事,才能將角色的層次演繹的更深刻。

在《銀河飛龍》系列當中,畢凱最具衝突性的幾個表演幾乎都不在企業號上。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而《星際爭霸戰:畢凱》的故事也終於將故事拉離了船艦冒險,帶著觀眾體驗24世紀時期未來世界的樣貌。

屆時的世界不再像《銀河飛龍》那樣,總是在太空中飛來飛去;觀眾得以看到更多星際艦隊之外的星際聯邦,甚至是聯邦內的城市、鄉間的各種社會樣貌與風土民情。

此外,《星際爭霸戰:畢凱》帶入了「植入記憶」與「人造物」人權的議題。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而百科真不愧是星艦系列被塑造得最成功的角色之一,即使已在《星戰啟示錄》退場,但在《星際爭霸戰:畢凱》的影響力卻無處不在。

派屈克史都華個人似乎則是更偏好凸顯出角色的軟弱與恐懼。

「弟子對老師的愛」與「恐懼與創傷」這兩項元素被發揮得淋漓盡致,軟弱的畢凱回頭想要拯救自己曾放棄過的事物,而他在過去指導、引導過的學生們不問緣由、義務反顧的情義相挺。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第六集「機關盒」,畢凱前往博格方塊的故事鋪排相當熱血,這一段故事追溯了他過去在銀河飛龍與電影戰鬥巡航中曾經歷的過往,畢凱回到他曾被俘虜且洗腦的老地方產生了創傷症候群。

此時現身出現的是他在過去的影集中曾經幫助過的年輕人博格人休,然後不盡一切代價也要幫助畢凱,在此集當中,休可算是畢凱的學生,而女主角索姬,則是跟了畢凱最久的學生百科的後人。

畢凱雖然一直沒有孩子,但是他的影響力,讓這些人把他當父親般的愛著,而且願意為了他們的師父畢凱赴湯蹈火。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而個人覺得最有趣也最可愛的角色,莫過於劇中最年輕的角色艾爾諾,這個角色根本就是粉絲的投射,每次他講出口的話,全都是我這個觀眾想跟畢凱講的話。

這位角色的造型宛如從魔戒中的中土世界走出來的精靈,手上總是拿著劍,在24世紀人人皆持光線槍的世界觀當中顯得突兀卻又有趣。

他的身份設定是一位從小恪守「完全坦率法則」,被一群外星戰鬥修女養大的孤兒,因為小時被畢凱拯救,因此小小的心靈一直把畢凱當成父親看待。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然而畢凱卻因故離開,結果一走十年不見,再回來的時候,這孩子對他充滿了複雜的情感。又想討拍又很氣他。

這不就是在說我這位從《星戰啟示錄》之後就沒看再看到畢凱的觀眾嗎?

當畢凱請求艾爾諾的協助,艾爾諾問為什麼,畢凱說他的朋友有後人,他要去幫這個人,結果恪守「完全坦率法則」,完全不拐彎抹角的劈頭就問:那你有想過我嗎?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一句話中我的心口,對啊!畢凱艦長,你撒手不管我們這麼多年,我們好想念你啊,你有沒有想念我呢?

我們這些當觀眾的影迷們最可悲的,是愛上了螢幕中的角色,可是這些角色不會回應我們,於是我們才會追星,因為我們愛上的其實不是那個明星,而是明星所飾演的角色。

編劇的聰明之處,是設計了艾爾諾這個角色來投射觀眾的盼望,讓他說出觀眾想說的話,所以艾爾諾每次講的話是如此直白,直白的像是網路彈幕的吐槽般,而且也真的讓戲中的角色有所反應。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第十集的結尾,全員再度集結,操舵的船長提問畢凱,希望畢凱下令說出他每次總會在過去的影集中所說出的台詞「engage」時,劇組特別給了這艾爾諾一個盼望的特寫,那還不清楚嗎?

他的角色的背景故事是不會知道畢凱在船上的習慣的,可是鏡頭還是故意讓艾爾諾露出盼望的神情,因為這孩子就是我們這些觀眾啊,我們的表情就是他的表情,說出那句話吧!畢凱艦長!

整體而言《星際爭霸戰:畢凱》以一部科幻影集,所探討的哲學僅僅是點到為止,故事的步調偏緩,從畫面也可以感覺得到成本拮据。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但是這齣影集最主要的功能是在回應從1987年《銀河飛龍》開播之後所養育的星艦迷們,讓他們能夠看到這些熟悉角色們老去之後的樣貌與生活狀態,以及一個當年的烏托邦背後的黑暗面。

然而身兼製作人的派屈克史都華以他高質量的表演以及一貫的理想態度,相當正面的帶領著觀眾,述說人即使在逆境當中該如何維持正面、積極與信心。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

而這正是《星際爭霸戰》的製作人金羅丹貝瑞念茲在茲的理想:未來的人類即將學會如何理性的面對一切的紛爭,這也讓《星際爭霸戰:畢凱》顯得溫馨又感性。

這在現今一片崇敬黑暗狂亂的影集世界當中可真是卓然不凡的清流啊。(責編:黃識軒)

▲《星際爭霸戰:畢凱》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