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揪看→影評】何瑞珠│陸片《最愛》拍事實卻稱虛構 電影東遮西掩又想替中共隱瞞真相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文|何瑞珠(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資深影評人)

圖片:取材自網路

目前的疫情要如何結束還不清楚,不過回顧歷史,上個世紀也曾有個人人為之色變的病毒,至今沒有疫苗,也無解藥。

全球有三千多萬人已經因為這個病毒死亡,雖然沒有根治藥物,但因為現代醫學的進步,許多藥物能控制愛滋病毒在體內的數量,讓患者在與病毒共處下仍能活著。

從歷史的教訓看來,就算疫情無解,人們的恐慌也會有解。

上個世紀的黑死病至今仍在肆虐,雖然愛滋病毒並不會藉由空氣和飛沫傳染,必須體液或血液接觸才會傳染,患者根本不需要隔離。

但在上個世紀,由於人們的無知,許多愛滋病患當然就成為沒人敢接觸的人了。
《最愛》故事發生在九零年代初期,是根據閻連科的小說【丁莊夢】改編,小說寫得極好,河南愛滋村也是真人真事。

不過電影一開始就有字幕聲稱,電影純屬虛構。

這電影又想拍愛滋村,又想替中共隱瞞真相,取得龍標,整部片東遮西掩,避重就輕,在不能批評黨的包袱下過活,真是難為了中國的電影人。
【丁莊夢】中有許多可歌可泣的人物,小說人物眾多且細膩,既批判中國人的無知與野蠻,也寫中國鄉下人的純樸與人情味,同時道盡在疫情蔓延下的無奈與悲哀,也白描了遼遠的農村風景。

《最愛》則只闡述了小說中的一對狗男女,在疫情延燒下,相愛相隨到死。

電影敘述在窮鄉僻壤的愛滋村裡,許多村民因為賣血染上愛滋病,其中包括使君有婦的郭富城和羅敷有夫的章子怡。
章子怡一出場穿了件極搶眼的紅棉襖,頓時讓郭富城眼睛一亮,村民再怎麼沒常識,也知道不能和愛滋病患做愛。

因此兩個已經很久沒做愛,受困在隔離區又自知來日無多的病患,在反正都快死了的氛圍下,當然就拋開了道德束縛與通姦罪的威脅,在雞犬相聞的愛滋隔離區裡,瘋狂做愛,當然很快就被村人發現,成為醜聞。

章子怡和郭富城不愧是影后影帝,雖然演村民並非他們的強項,但郭富城成功演譯了一個又痞又耍無賴的血氣方剛農村青年。

他想愛就愛,想耍賴就耍賴,無視世間章法,章子怡更是演技精湛地演活了一個愛美又熱烈渴愛的農村少婦。
除了兩人炙熱的愛情外,《最愛》盡量避免去提到農村變成愛滋村是錯誤政策導致的,也沒提到因為村民的無知,才會造成共用針頭的輸血大感染,更沒說到村民為何貪婪到要頻頻賣血。

在全村多人感染後,因為無藥可醫,只剩下等死一途,村人倒是很認命,可能因為當時的農民就是一群順民,並不會因此出現上訪的刁民。

電影中完全沒有任何官員來關心這些村民,小說則是省市府發放的救濟物資,又被中間的各級官員和新興買辦們給攔截,村民先是賣血救國,染上病後,又為了買棺材再被扒層皮,全村樹都被砍光,村民們也拆學校,把村中物資吃乾抹淨。
疫病考驗著人性,【丁莊夢】有百樣人,《最愛》則只描述了,即使愛人快死了,愛情還是能讓人奮不顧身,捨己救愛侶。

疫病將會過去,就算病毒殺不死,人類也會找到抑制的方法,但疫病帶來的末日感要逼出的是,最惡人性?還是善?是互相幫助?還是變本加厲的剝削?
值得一提的是,閻連科的小說因為太寫實就被禁了,中共打壓的還有當時的幾個吹哨人醫生,這場被稱為「血禍」的災難,至今仍被禁語。

到了2020年,為了隱瞞疫情,中共繼續打壓多個吹哨人醫生,中國的疫情永遠有黨的遮羞布大旗掩蓋,而中國人除了繼續忍耐當順民外,竟然也還繼續愛國。(責編:陳盈盈、黃識軒)

● 附錄

血禍吹哨人

王叔平醫生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49838841

https://www.cna.com.tw/news/acn/201909110206.aspx

高耀潔醫生

http://www.open.com.hk/old_version/0912p19.html